当前位置:

  • 没落中的选择——初读《采桑子》

  • 来源:招远市直机关工委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26 10:47:00     浏览次数:143

在读《采桑子》的这几天里,我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出《红楼梦》中的《好了歌》,又时不时会浮现出孔尚任《桃花扇》里那一句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……”

仔细想想,仿佛看到这些作品上空有一个共同的精神字眼:没落。

贯穿小说的是大清王朝的没落,金家家族的没落,金家人的没落。

没落对于一个王朝来说,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大约统治者在其有心无力和无可奈何中早就嗅出自己的结局,所以坦然也好,畏惧也好,总是做足了准备。但对于一个家族,对于这个家族的人,尤其是突然要承受这种没落的人来说,则是一场灾难。

因为,走向没落虽然是一种必然。但承受没落的人却只能看到时代的剧变和生活中的各种突如其来。

金家十四个子女,在这场生活中的灾难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没落总是充满悲剧意味。在没落中做选择也难逃悲剧的结尾。

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青衣袅袅的大格格。在剧变的生活中,她选择了逃避。逃避在她的精神追求中,逃避在她的京剧世界里,逃避在她向往的舞台上。逃避是她选择的生活,但这方式又恰恰让她远离了生活,远离了人群。没有人懂她,懂她的人已远去,没有任何消息。既然高山流水难觅知音,那就索性绝弦而归。她绝的,是她感情的琴弦,是她生命的琴弦。

在金家子女迥然不同的选择和殊途同归的命运中,老五舜锫的选择颇可玩味。

老五是金家众多子女中最活跃、最有才华的一个。但是“父亲说他是金家的现世报,是专门为拆这个家而来的”。现世报倒未必,因为极端的严苛产生极端的反叛倒是有可能。“他的蹲步可以与专业水平比美,功夫不在当时名角之下”。因为热爱而产生的理想与勤奋在父母眼里是不算什么的。既然不算什么,自然得不到肯定和嘉许,甚至还要用家族规矩囚禁他的理想。理想被囚禁的老五,没有激烈地抗争,只是“拟把疏狂图一醉”。他选择了消极地颓废,破衣烂衫混迹乞丐帮,丝毫不以家族为意。他的放浪形骸给了严整肃穆的家族一个冷冷的嘲讽,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在整部小说中,读到老五这一章节时,我是最为情动的,觉得有泪簌簌流下。我忖度过他的心理:是像罗马时代的罗慕洛斯大帝一样?因为没落是必然,所以以自身的颓废来加速这种没落?还是像在罗马教廷审判之下,用污泥涂脸,求得寂寞与安静的伽利略?

因了那给子孙留下的碗,我在心里还是愿意相信:老五,也是一个洞察人生的智者。余秋雨说“如果大车必然要倒,妄图去扶持,反而是一种骚扰”。老五,他在必然要倒的大车和必然要没落的王朝和家族里,选择以“不作为”而作为。

小说一直是七格格在讲,在讲的人中,从开始出场到最后依然存在的是舜铨。他才是这场没落悲剧从始至终的参与者和看客。他没有如老三那样,在没落中丧失人格和操守,沦落为金钱至上者;也没有如老大和三格格一样投身哪一个党派,在斗争中证明自己的价值。他只是静静地看着,默默地承受着,承受着家人一个个或翻脸或离去或背叛或伤害,承受着爱情给他的苦楚。他是一个宽厚隐忍的人,在亲情和爱情中,他退一步,选择了成全,选择了亲情;在义和利之间,他忍受着疾病的折磨,拒绝利的诱惑,选择坚守心中的义。他用自己的选择告诉我们:无论时代发生怎样的剧变,生活怎样没落,人心只要坚守,还可以守住一方纯洁的精神家园。所以,他在粗俗的老婆面前沉默,在伤害面前沉默,但在道义面前能义正辞严。

老七是个生活中最普通不过的人,虽然他也有一技之长,也是一个知名画家。但毕竟没有大格格和老五的惊世绝俗,也没有老大和三格格的热烈投入。他如我辈凡人一样,只是在爱情上轰轰烈烈了一把。虽以惨淡收场,但毕竟无憾!因为,他,真心爱过,用心爱过。

老七未必是智者,但他是一个善良的老实人,是生活中我们努力都可以成为的那种人。

在没落的时代里何去何从?既然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既然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何妨一梦到谢桥。

或许那里,烟花正盛,佳人浅笑,岁月静好。

作者:刘朝霞

分享到:
  • 主办单位:中共山东省委省直机关工作委员会
  • Copyright©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.
  • 鲁ICP备10029363号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 网站浏览量:504261
  • 建议使用: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,IE9.0以上版本浏览器